资本对汽车的期望是改变整个商业生态。

汽车预言家:想象一下技术创新的什么变化会改变汽车的商业生态?水皮:随着5G时代的到来,汽车的革命时代也来了。随着数据存储和传输能力的提高,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的感知反馈时间也大大缩短,甚至比人类神经反应更快,更接近无人驾驶时代,为未来汽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应用场景。 接下来,我们将判断无人驾驶汽车何时上路,以及如何逐步切换以实现这一技术路线。 随着终端使用切换的完成,整个汽车行业开始逐渐颠覆。共享汽车和移动旅行的时代已经到来,这不仅提高了汽车产品的效率,而且大大减少了整个市场的汽车数量。 然而,由于无人驾驶技术的成熟,道路事故率几乎为零,这将间接导致汽车商业生态的一系列变化,如汽车保险,甚至未来不会有私人汽车。只有少数满足共享出行要求的大型汽车企业需要保留,汽车制造商不会保留太多。 李书福不久前说,未来只有2-3家汽车企业。我相信他一定不是指当前传统发展模式下的汽车时代,而是指无人驾驶时代的汽车模式。 ⅰ.汽车先知(Auto Prophet):许多新车提出了“物美价廉”的概念,希望加快汽车的生产和销售效率,将汽车从“大宗消费品”转变为“快速消费品”。你如何看待这种发展模式?水皮:消费者和资本对新车的“新”理解肯定不便宜也不负担得起,甚至焦点也不在动力上。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资本市场对特斯拉不再乐观。原因是,除了更换电源,他没有在汽车领域进行颠覆性创新,更不用说中国一些效仿特斯拉的新汽车公司了。 资本是一种希望在未来看到无限想象力的汽车,而不是廉价的。 汽车永远不能像网上购物一样出售。 廉价不是方向,汽车销售的规模也不是总的方向。这与高效率和节能正好相反。今后,汽车的运行模式必须是大幅度减少车辆,大幅度提高运行效率,实现节能、环保、安全和高效。 未来,汽车革命必须放在更大的背景下考虑。5G时代的物联网是汽车未来最真实的应用场景。 汽车公司必须考虑无人驾驶、卫星导航和汽车互联等大型互动概念,而不仅仅是考虑制造汽车。 ▼汽车预言家:如果你在物联网的背景下思考汽车,这似乎不是一个企业能做的事情?水皮:是的,即使是汽车的未来也不是汽车工业能做的事情,而是政府和信息技术等一系列产业应该协同发展。 例如,要在熊安进行无人驾驶试验,必须由熊安政府推动和规划。在技术方面,阿里云或百度人工智能系统将首先推出,该系统的运营商资本必须首先考虑盈利能力。 汽车最终成为一个基础,不再像现在汽车企业自己认为的那样,把自己放在系统的核心甚至顶层。 汽车先知:传统汽车公司也提到了这些概念,但实施起来似乎非常困难。传统汽车公司创新的困难是什么?水皮:任何行业都有路径依赖,汽车也不例外。 与汽车制造的新生力量相比,传统汽车公司承受最大压力的日子已经不如几年前那么大了,因为新车型还是老样子。 然而,对于传统汽车行业来说,最大的压力来自资本市场的绩效要求,因此他们很难随着时间空平静地面对未来。传统汽车企业对利润回报有严格的要求,甚至要求利润逐年增加。 这直接导致企业陷入传统的发展道路,无法自拔。 传统汽车必须在这条路线上赚钱,同时控制成本。必须挤出现有传统汽车空的利润。 这注定了传统汽车不可能颠覆它所依赖的发展模式,任何大型企业都不会自寻死路。 随着传统车型空的利润越来越小,汽车公司在新旧车型之间摇摆不定。对于传统汽车来说,这是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痛苦。 相比之下,这辆新车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是由资本驱动的新产品。 因此,传统汽车的创新目前仍然有点保守,因为每个人都只看到市场空正在萎缩,但他们仍然对传统车型抱有幻想。因此,一些传统的汽车公司也在研究汽车革命,也在制造新能源和智能。战略已经完成,但真正的自我切割渠道的实施似乎仍然犹豫不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