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之前空!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六大亮点详解

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是每年两会关注的焦点。

这是因为该报告不仅给企业和普通家庭一个“减税、减费”的大礼包,还能让投资者观察金融市场和各行各业的投资机会,进一步思考,看到中国经济在关键领域的重大改革方向。

那么,今年的报告给企业和老百姓送了什么礼物呢?投资者有什么机会?哪些领域将进行重大改革?请参见下面的明细。

在2017年短暂反弹后,中国经济在2018年再次回落,全年增长率为6.6%。主要原因是结构性去杠杆化、强金融监管、基础设施投资薄弱、房地产监管和复杂的外部经济环境等多重因素的叠加。

在这种情况下,报告再次以两年后间隔的形式提出了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5%”。

前两年的经济增长率显然是“6.5%左右”。

这一重大变化有四个主要原因和政策考虑。首先,影响经济增长的不确定因素很多,各种因素的变化前景也不确定。

报告指出,“今年中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加复杂和严峻,风险和挑战越来越可预测和不可预测”。

其次,在复杂的内外环境中,区间增长的目标将为宏观调控和中央决策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和操作性空。

三是202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目标,要求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在6.2%-6.3%之间。

第四,报告提出的1100万人口以上城镇新就业目标更明显地面向2019年的经济工作。

报告多次提到“就业优先政策应全力以赴”、“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就业优先政策应首次被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充分体现了就业目标的重要性。

总体而言,中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将是“上下限”,6%是经济增长的下限,这表明经济大幅下滑和停滞的可能性不大。预计全年将呈现“前低后稳”的趋势,实现6.3%左右的经济增长率。

减税的力度空前一份“报告”建议“应加强积极的财政政策以提高效率”。

“助推”的主要表现是2019年赤字率将达到2.8%,比2018年高出0.2个百分点,预算赤字总额达到2.76万亿元,比2018年增加3800亿元。

总体而言,尽管2019年的财政赤字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大,但报告认为这是“搁置政策空以应对未来可能的风险”。

当然,市场不仅要关注赤字的规模,还要关注以“提高效率”为目标的“减支增支”方向。

其中,减税方向是“实施更大幅度的减税”和“将包容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相结合,重点是减轻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具体措施包括:第一,大幅降低制造业、运输业和建筑业的增值税税率,“确保主要行业的税收负担大幅减轻”;二是增加对生产和生活服务行业的税收减免,“确保所有行业的税收负担只减不增”;三是明确增值税改革的方向——“推进三两税率,简化税制”;四是加快实施已出台的“小微企业普遍减税政策”,这是结构性减税政策的主要方向。

在加大减税力度的同时,财政支出扩张的方向也非常明确,即“有效发挥地方政府债券的作用”。

报告不仅大幅增加了地方政府发行特种债券的规模,还提出“合理扩大特种债券的使用范围”。

可以预见,地方政府特别债券将为地方政府提供更加透明和规范的财政支出渠道。

除减税和增加支出外,社会广泛关注的社会保障缴款负担预计在2019年也将大幅减少。

《报告》要求“稳定现行征缴方式”、“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并承诺“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这些举措或政策目标将消除企业对社保缴费大幅上升的担忧。该报告要求“稳定现行征收方式”和“不自行结清历史欠款”,并承诺“确保企业,特别是小型和微型企业的社会保障支付负担大幅减轻”。这些措施或政策目标将消除企业对社会保障金大幅上涨的担忧。

与此同时,报告还建议通过降低10%的电价和跨桥通行费来减轻企业的负担。

总体而言,该报告设定的目标是“在2019年将企业税收和社会保障缴款的负担减少近2万亿元。这一减少超出了预期。与2013-2017年五年累计减税3万亿元相比,2018年减税和减费1.3万亿元。

2019年的减税和减费规模接近过去六年减税和减费强度之前的一半空。

货币信贷政策的宽松趋势基本决定了,为了“在宏观政策的反周期调整中发挥良好作用”,货币和财政政策更有可能在2019年同时发挥作用。

《报告》建议从2018年起删除“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适度收紧”和“中性”。同时,提出“广义货币M2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应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长率相匹配”。基于此,可以粗略预测,2019年M2的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将稳步上升至8.5%-9%左右。

今年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是“保持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和“努力缓解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具体政策方向如下:一是“改革和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及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表明2019年将继续实施早期目标明确的降息乃至利率政策。

二是“支持大型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信贷投放能力”。特别是最近几天,各大商业银行将通过永久性债券、可转换债券、私募和城市商业银行首次公开发行等补充资本工具,为银行增加今年的信贷投放提供充足的弹药。

第三,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将在融资方面得到优惠待遇。

政策目标是”有效缓解实体经济融资困难的问题,特别是对私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而言”。具体措施如下:中小银行瞄准的所有资金必须用于私营企业和小额贷款;六大国有银行中小企业贷款增速(30%)将远远高于整体贷款增速。通过清算和规范各种银行和中介费用,小微企业“必须大幅降低综合融资成本”

稳定消费将在稳定增长中发挥根本性作用。报告建议“充分发挥消费的根本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稳定国内有效需求,为经济稳定运行提供有力支持”。这表明居民消费在稳定增长和稳定需求中的关键地位。

尤其是2018年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能力的持续下降,成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加的重要原因。

为此,报告提出了一系列稳定消费的有效政策:第一,减轻消费负担。

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生效,有效减轻了8000万纳税人的负担,提高了中等收入家庭的消费能力。

二是挖掘“一老一小”的消费潜力。

一方面,中国老龄化社会正在逼近,但养老服务的供给水平和质量却远远不能满足老龄化社会的需求。报告建议在税收减免、财政支持和水、电、热优惠价格等方面支持养老服务机构。另一方面,在“两个孩子”政策实施后,中国在过去的两年里迎来了婴儿潮,但相关的婴儿护理和教育服务却跟不上。报告还建议“加快发展各种形式的婴儿护理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建立儿童保育服务机构”

最后,是稳定汽车消费和“继续实施购买新能源汽车的优惠政策”。

可以预测,NPC和CPPCC会议后,相关部门将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稳定和促进汽车消费,新能源汽车购买税收优惠的退出步伐也可能放缓。

首先提到的”竞争中立”原则和支持私营企业发展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的信心和产权保护是企业在2018年投资信心不足的关键因素。

为此,报告提出了“大力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的政策目标。它不仅继续强调“坚持“两个坚定不移”的总方向,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还提出“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政府采购和招标等方面平等对待各类国有企业”。根据竞争中立的原则”。

其中,“竞争中立原则”(competition neutrality principle)这一来自经合组织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认可的规则,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充分显示了中央政府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这也表明,监管当局将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运营、政府采购和招标”改革中给予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同等待遇。

对于民营企业的发展,报告还提出了“通过公平监管促进公平竞争”、“进一步减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建立亲商关系、完善政企沟通机制”,这将有利于营造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让企业家安心经营企业”。

国有企业、金融、税收等领域的改革是可以预期的。该报告有几个重点要关注。首先,“建立职业经理人等制度”表明,国有企业管理的激励机制将在“有限”薪酬制度改革完成后逐步建立。二是“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领域的改革。自然垄断行业应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实行网络与交通分离,全面将有竞争力的企业推向市场”。这些关键领域的网络与交通分离、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行业的改革方向已经基本确立。

在财税金融改革中,以下改革方向值得期待:一是“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分权改革”,对中央与地方关系产生全面影响;二是“完善地方税体系,稳步推进房产税立法”,表明房产税将成为地方税的主要税种。三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和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的包容性特征将更加突出。

在扩大对外开放方面,报告要求“减少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允许更多地区实施外商独资经营”,强调“更加注重规则等制度性开放”、“加快与国际公认的经贸规则对接,提高政策透明度和执行一致性”、“加强对外商合法权益的保护”。

与此同时,该报告给予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更大的改革和创新自主权。这些政策将在“稳定外贸”和“稳定外国投资”的目标中发挥关键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